歡迎進入作文周刊官方網站!
今天是 2020年 02月 15日 星期六
pk10开奖结果
Data
學習資料
作文賞析 您的位置:pk10开奖结果 > 學習資料 > 作文賞析 >
哲學的幻境——《一個人的村莊》導讀
2019-07-25 未知 返回列表
 

作品簡介

 

 

《一個人的村莊》是劉亮程的一本散文集,劉亮程不是以“體驗生活”的作家的身份來寫,而是寫他自己的村莊,他眼中的、心中的、生于斯長于斯亦必葬于斯的這一方土地。在這個村子里,房子被風吹舊,太陽將人曬老,所有樹木都按自然的意志生葉展枝。
  
《一個人的村莊》出版后,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,《天涯》《大家》《北京文學》《散文選刊》《南方周末》等報刊都作了隆重介紹,作家本人亦一鳴驚人,被譽為“20世紀中國最后一位散文家”和“鄉村哲學家”。

 

 

精彩片段

 

寂寞的柴禾

  

現在,我們再不會燒這些柴禾了。我們把它們當沒用的東西亂扔在院子里,卻又舍不得送人或扔掉。我們想,或許哪一天沒有煤了,沒有暖氣了,還要靠它燒飯取暖。只是到了那時我們已不懂得怎樣燒它。劈柴的那把斧頭幾經搬家已不見,家里已沒有可以燒柴禾的爐子。即便這樣我們也沒扔掉那些柴禾,再搬一次家還會帶上它們,它們是家的一部分。那個墻根就應該碼著柴禾,那個院角垛著草,中間停著車,柱子上拴著牛和驢。一個完整的家院就應該是這樣的。許多個冬天,那些柴禾埋在深雪里,盡管從沒人去動它們。但我們知道那堆雪中埋著柴禾,我們在心里需要它們,它們讓我們放心地度過一個個寒冬。

  

那堆柴禾就這樣在院墻根待了20年,沒有誰去管過它們。有一年擴菜地,往墻角移過一次,柴禾比以前輕多了,扔出去便斷成幾截子,顏色也由原來的鐵青變成灰黑。另一年一個葫蘆秧爬到柴堆上,肥大的葉子幾乎把柴禾全遮蓋住,那該是它們最涼爽的一個夏季了。秋天我們為摘一個大葫蘆走到這個墻角,葫蘆卡在橫七豎八的柴堆中,搬移柴禾時我又一次感覺到它們腐朽得厲害,除此之外似乎再沒有人動過它們。在那個墻角,它們獨自過了許多年,靜悄悄地自己朽掉了。(節選自《柴禾》,題目為編者加)

 

讀書筆記

  

柴禾的輝煌時代已經過去,但柴禾身上卻承載著“我”對過去傳統生活方式的留戀。“再搬一次家還會帶上它們,它們是家的一部分”“它們讓我們放心地度過一個個寒冬”,柴禾已然成為“我”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。


從繁盛走向腐朽,經歷過生命輝煌的柴禾最終被當作無用的東西,其生命歷程也是每一個生命的必然歷程。“在那個墻角,它們獨自過了許多年”,無人訴說,無人理解,甚至只能“靜悄悄地自己朽掉了”,等待生命的終結。這是對生命消逝的無奈,讓我們感受到人生的短暫……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田間酣睡

  

那天我翻了一下午地,又餓又累,就想在地頭躺一會兒再往回走,地離村子還有好幾里路,我干活時忘了留點回家的力氣。時值夏季,田野上蟲聲、蛙聲、谷物生長的聲音交織在一起,像支催眠曲。我的頭一挨地便酣然入睡,天啥時黑的我一點不知道,月亮升起又落下我一點沒有覺察。醒來時已是另一個早晨,我的身邊爬滿各種顏色的蟲子,它們已先我而醒,忙它們的事了。這些勤快的小生命,在我身上留下許多又紅又癢的小疙瘩,證明它們來過了。我想它們和我一樣睡了美美的一覺。有幾個小家伙,竟在我的褲子里待舒服了,不愿出來。若不是瘙癢得難受,我不會脫了褲子捉它們出來。對這些小蟲來說,我的身體是一片多么遼闊的田野,就像我此刻爬在大地的某個角落,大地卻不會因瘙癢和難受把我捉起來扔掉。大地多么寬容。在大地的懷抱中我比蟲子大不了多少。我們知道世上有如此多的蟲子,給它們一一起名,分科分類。而蟲子知道我們嗎?這些小蟲知道世上有劉亮程這條大蟲嗎?有些蟲朝生暮死,有些僅有幾個月或幾天的短暫生命,幾乎來不及干什么便匆匆離去。沒時間蓋房子,沒時間創造文化和藝術,沒時間為自己和別人去著想。生命簡潔到只剩下快樂。我們這些聰明的大生命卻在漫長歲月中尋找痛苦和煩惱。一個聽煩市囂的人,躺在田野上聽聽蟲鳴該是多么幸福。大地的音樂會永無休止。而有誰知道這些永恒之音中的每個音符是多么倉促和短暫?

  

我因為在田野上睡了一覺,被這么多蟲子認識。它們好像一下子就喜歡上我,對我的血和肉體的味道贊賞不已。有幾個蟲子,顯然乘我熟睡時在我臉上走了幾圈,想必也大概認下我的模樣了。現在,它們在我身上留了幾個看家的,其余的正在這片草灘上奔走相告,呼朋引類,把發現我的消息傳播給所有遇到的同類們。我甚至感到成千上萬只蟲子正從四面八方朝我呼擁而來。我血液沸騰,仿佛幾十年來夢想出名的愿望就要實現了。這些可憐的小蟲子,我認識你們中的誰呢?我將怎樣與你們一一握手?你們的脊背窄小得簽不下我的名字,聲音微弱得近乎虛無。我能對你們說些什么呢?(節選自《與蟲共眠》,題目為編者加)

 

讀書筆記

  

作者善于運用比擬的修辭手法,將大自然中的各種聲音比作催眠曲,呈現出一種祥和美好的意境。通過描寫小蟲子在“我”身上吃喝玩樂的各種形態及動作,引發“我”對蟲子簡單而快樂的生活的思考。作者賦予蟲子以人的情感,使文章情趣盎然,風趣詼諧。

  

同時,作者試著在與蟲子的比照中發現人自身的特點,認識到人應該用平等的眼光去觀照自然萬物,與自然融為一體,包容萬物,熱愛生命。

  

蟲子的生活因簡單而快樂,人類卻因追求復雜而徒增許多痛苦。大道至簡,我們要善待自身,不必自尋煩惱。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“牽一發”而“動全身”

  

有時,我會花一晌午工夫,把一個跟我毫無關系的土包鏟平,或在一片平地上挖一個大坑。我只是不想讓一把好锨在我肩上白白生銹。一個在歲月中虛度的人,再搭上一把锨、一幢好房子,甚至幾頭壯牲口,讓它們陪你虛晃蕩一世,那才叫不道德呢。當然,在我使喚壞好幾把鐵锨后,也會想到村里老掉的一些人,沒見他們干出啥大事便把自己使喚成這副樣子,腰也彎了,骨頭也散架了。

  

幾年后當我再經過這片荒地,就會發現我勞動過的地上有了些變化,以往長在土包上的雜草現在下來了,和平地上的草擠在一起,再顯不出誰高誰低;而我挖的那個大坑里,深陷著一窩子墨綠。這時我內心的活動別人是無法體會的——我改變了一小片野草的布局和長勢。就因為那么幾锨,這片荒野的一個部位發生變化了,每個夏天都落到土包上的雨,從此再找不到這個土包;每個冬天也會有一些雪花遲落地一會兒——我挖的這個坑擴大了天空和大地間的距離。對于奔跑在這片荒野的一頭驢來說,這點變化也許算不了什么,它在荒野上隨便撒泡尿也會沖出一個不小的坑來。而對于生存在這里的一只小蟲,這點變化可謂地覆天翻,有些小蟲一輩子都走不了幾米,在它的領地隨便挖走一锨土,它都可能永遠迷失方向。(節選自《我改變的事物》,題目為編者加)

 

讀書筆記

  

“改變”總是相對而言的,或許,這些微不足道的改變在身心完全被時間吞噬的人眼中,根本不屑一顧。然而,時間才是檢驗一切“改變”的標尺,誰能想到,“一個土坑”最終讓荒野改變了布局?作者不僅善于發現生活中有意而為的小事的意義,而且善于發現生活中無意而為的小事的意義,因此,他是一個始終能笑對人生,豁達、樂觀地在鄉村中生活的睿智者。同理,我們在時間中生長,亦在時間中老去,這一切“我改變的事物”,證明我們曾經如此精彩地活過。

 

 


選自:《作文周刊》八年級版第40期

 
二維碼
《作文周刊》報社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:0351-7069466/7045608 傳真:0351-707520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太原市杏花嶺區三墻路東大盛世華庭B1座東單元1201號
Copyright 1980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 《作文周刊》報社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
pk10开奖结果  晉公網安備14010702070375號